护士被医生玩身体污文 护士你下面夹得我好爽——又肉又污的黄文玩玩

发布时间:2019-11-11

护士你下面夹得我好爽——又肉又污的黄文玩玩而已(H)

暮衣正环着他低着头,裤子一退到地上,就一眼瞧见了他双腿间的软肉。她瞬间就想到了下午看到的“小可爱”,现在看到阿离腿间真正的小可爱,轻笑地将手附了上去,竟有些自豪地自言自语,“看嘛,果然还是阿离的可爱。”说着越来越用力地揉弄着它灿烂地笑了起来。

听着暮离因为自己的用力而哼叫出来,不是白天叔叔发出的chuanxi和shenyin,而更像是疼叫。到底是哪里出了差错呢?但她不会多想,她只会关注自己的需求。即使她的xue中还紧紧夹着半截的笔,她还是又感受到了那种来自rouxue最深处的无尽空虚,撩人痒意。似乎如果不能阻止,那痒意就能蔓延全身,让全身都开始散发渴求玩弄的气息。而同时身体的酸软和无力也彻底消失,仿佛它们吸收够了营养,修养好了,再次处于备战状态。

看着那垂着头软绵绵的小可爱被自己的手为所欲为,她不自觉地将瘙痒的下体靠近,用从花xue中伸出来的笔尾对上那块肉,借用着它的力,扭动,摩擦,挤压。竟是一点一点地将黑笔完全送进了rouxue,她又是阵阵yin叫,为那又触到了未知地带的兴奋,而在那里最后只剩湿润粉嫩的唇肉和小rou+bang亲切接触着。而她却还在不停地摩擦着,不够,还不够,还要更多!那叫嚣一直从她整个人身上发出来。

感受到routi在自己阴肉上前后滑动,她又想起白天看到的那根粗大而坚硬的大棒子。如果现在阿离的身下是那个的话,她就可以把它像那只笔一样狠狠地插进去,抵达到最深的地方,然后不断吞吐,这样是不是就可以止住自己的疼苦?她似乎有些明白自己需要什么了,原来是需要男人腰间的大棒子,不,还要大棒子狠狠地流眼泪!

她一边摩擦着暮离的小分身,一边想象着那根大棒子狠狠地插入自己的xiao+xue,狠狠地撞击,狠狠地捣鼓。她不觉夹紧了腿,相互摩擦着,笔身在她体内刮划着嫩肉,捅弄着,而下身也流出越来越多的汁液,打湿了被她握在手里的小棒子。

暮离难耐的妞了妞,他说不清自己的感觉,唯一知道的是他喜欢姐姐的碰触,喜欢姐姐下身流出的液体浇灌在自己嘴里,棒棒上,甚至全身各处。他找到她的唇,笨拙地将自己贴了上去,然后自发地伸出舌头去舔,在她的又一个shenyin中钻入了口中。他似乎发现了新世界,满心欢喜地伸直舌头,像里面探去,像吸允那汁液时一样,开始捣弄,吸允。

暮衣迷糊着配合他,然后她似乎想起什么,从他嘴中“啵”一声拔出了自己的唇舌。抬头看向暮离,“虽然~啊~喜欢阿离的小可爱,阿离也得赶快长大长粗长硬拉~要流眼泪!”她的眼中已经带上了无尽的媚态,即使是什么都不懂的小男孩也发现了此时的姐姐那种美丽,无人能抵挡的美丽,听着她继续断续shenyin着说,“然后,阿离就能插到xiao+xue里了~就能好舒服~还能吃,吃眼泪~”

意识到姐姐似乎在说自己尿尿的棒子,他又红了脸,可以长大长粗吗?却在听到后面一句时心跳猛然加速,插进——插进姐姐那里,不是用笔,是用长在自己身上的棒子插进去,可以狠狠地进出,翻搅——他全身都涌出了期待和不甘。他不甘地望望自己那软软小小的东西,恨它为什么长得那么慢,为什么不能满足姐姐的需求!最后却看着她点了点头,“恩~姐姐要的,它一定可以的~”

“阿离,我们躺到床上~说好了给我吃的——”即使它不够粗不够长不够硬,看着嫩嫩的小东西,她还是舔了舔唇。

等暮离仰躺在床上后,她分开他的腿,跪到他的腿间,迫不及待地一口hangzhu了那一团。那东西脆弱得仿佛一咬就断,又仿佛坚韧地不管怎么玩弄也不会坏。她舔舐着,吸允着,舌头划过尖端,却什么都没有,她仿佛看到白天那大棒子尖端不断流出的白色液体,看到最后它的尖端狠狠地喷射出的一股股的浓液。为什么没有了,为什么现在没有了?

她更急切用力地吸允,仿佛想吸出它的“眼泪”,下身的难受让她不断地摩擦着两条跪坐的小腿,挤压还埋在她身体中的笔,一只手伸去叼弄自己的阴肉,她突然摸到了一颗肿胀的珠子,刚一触上,她就打了个颤,大量的液体流出,还将黑笔往外推了推。她仿佛找到了地方,兴奋地不断蹂躏,然而除了最开始的刺激,之后愈加难耐。不够,哪里都不够,得不到任何满足的她只能加快加大嘴中,手中的动作,用力量和速度去弥补那中刺激。

她猛地抬头看到无助地挥着手似乎想要来按她的头的男孩,想到了什么,她站起身,跨过他转个方向,从他身上趴了下去,正脸依然对着那玩意儿。而她的yinghu却又再一次毫无遮掩地完全暴露在暮离眼前。那肉片颤动着,摇晃着,诱惑他。

“阿离,舔啊,还要插!快给我,给我!”他听到自己的姐姐沙哑模糊的声音,似乎嘴里还含着什么,他知道,她含着自己尿尿的棒子。

他自觉的伸出手,扒开了唇肉,贪婪地看向收缩着的xiao+xue,即使昨天看过,他依然觉得不够,每天都想扒开那些嫩肉,看姐姐的那里,看那里收缩吞噬,流出汁水,舔舐那里的汁水。

他看到了洞xue中被roubi挤压着晃动着的笔尾,他伸出两只手指,插进rou+dong,将笔尾握住,拖出了大半截,它可以进入姐姐的深处,为什么自己不可以?为什么自己那里不像笔一样的长,硬!他又狠狠地将笔插送进去,听到了那被噎住的shenyin喊叫,为什么姐姐的shenyin喊叫不是因为自己?不,就是自己,姐姐说因为自己感到了快感,叫出了好听的声音!他将笔全部抽出,另一只手将她的臀往下按,更加接近自己的脸,伸出舌头,来回舔舐,偶尔探进,仿佛比昨晚更加熟练。

暮衣一边用手揉弄着小东西的根部,用手指刮划它的四周,一边努力地吸允着,仿佛只要多用力,就能够吸出她想要的。舌头划过整个肉身,给身下的小男孩也带来了颤栗。他对她下身的舔弄和choucha让她觉得,就是这样,狠狠地捣弄那里,止住它的发骚发痒。

她摇动着下体,想要更多,“阿离,啊~”一边又舔着吸着眼前的东西。她感受到他抽出了埋在身体中的笔,久久不曾再次插入,只不断用软绵的舌头舔弄着。不够,她要硬的,大的东西插进去,填满自己,填满那个永远不知满足的rou+dong。

然而还不等她出身叫唤,那冰冷的笔身猛地狠插到底,破开了深处合拢的roubi,快速地划过那些收缩的嫩肉。然后又迅速往外一划,再狠狠一戳到底。而yin+chun外,那根小舌还在不断地舔舐,依然偶尔钻进那已被笔占据的rou+dong——有的人仿佛就是知道该如何做。

那徒然的刺激让她又是一抖,一股热流滚出体内,yinshui是流到了他的脸上吧,想到他的样子,她更加兴奋。看着眼前只沾着自己口水的rou-gong,她突然不甘心,他为什么还不流泪,还不流出浓液给我?

她突然坐起身,将整个重量压在了他的脸上,暮离被扑了满面,却没有感到窒息。她依然能感受到,下身没有停歇的舔弄。

“乖~”她摸摸臀下的头,伸手拿到了另一边被丢弃的瓶子。最开始用笔时已经基本把白浊都塞进自己的rou+dong里了,只剩下一点,笔身粘不起来。

她兴奋地再次趴下,那兴奋让水流的更加欢快!将小rou+bang塞入了瓶内,瓶身倒立过来。

暮离感到下身突然的一片冰凉,他惊地颤抖,喘着声问道“姐姐,那是什么?”

“让棒棒变好吃的东西~”她压抑着兴奋说着。即使姐姐小声那么明显,但他却本能地抗拒,不要,他不要。但他只能感受到一股液体顺着棒尖往下滑去,那不同于任何他知道的液体的触感让他感到厌恶。

他不安地动着,却什么也看不到,被她晃动着下身安抚着,他只能更加大力地逗弄姐姐的下面,让她流出更多的水来消除自己的不安和厌恶。

暮衣看着眼前被白浊沾染的东西,眯起了眼。对,就该是这样。她抽出瓶子,冰凉的触感又让棒子颤了颤。她伸出舌,兴奋地看着那沾了“奶酱”的棒棒糖,慢慢品味。闻够了,就又一口hangzhu,紧紧吸附着吞吐,那白浊在她的口中一点一点消失。

她两只手在触手可及的地方随意触摸,rounie着。更加卖力地扭动下身,让下身美妙的感受加倍,又加速地舔弄吸允嘴中的小东西,不断地吞吐。

相关资讯